【黄黑】生日(超短篇 HE)

※之前二黄的生贺,想了想还是搬了过来。

※以下正文

   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半掩的窗户照射进来,给昏暗的房间带来了一丝光明。

   黑子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环视周围一圈,看到书桌挂着的日历,上面的18赫然跃入他的眼帘。

   看来黄濑君的生日到了呢。

   慢慢地下了床,黑子穿着一件已经被他由于睡姿的问题而皱成一团的睡袍走到衣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黑子感觉很是苦恼。扯了扯浴袍,黑子把它脱下来换上了一件天蓝色T恤和一条牛仔裤。

   刚刚换好,黄濑就端着早餐推门而入。

   “诶,小黑子醒了吗?不需要再睡一会儿吗?”

   “谢谢黄濑君的关心,但是不用了。”

   “既然这样,小黑子就把早餐吃了吧。”黄濑把早餐放在书桌上,招呼黑子过去。

   黑子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理所当然地享受着黄濑梳顺自己的头发。修长的手指在冰蓝的发丝中若隐若现,手的主人眼神宠溺地看着眼前的人。

   “黄濑君,你今天不是还要去工作吗?”吃完早餐的黑子转过身去,询问着。

   看着黑子,黄濑并不着急着回答,而是微微俯下身,用舌尖卷走了黑子嘴角旁的一颗饭粒。“原来小黑子也会这样啊,好可爱(/ω\)”

   “还请黄濑君不要这样,会令我十分困扰的。还有,黄濑君请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直起身子,黄濑笑了笑,“原来小黑子这么想要知道啊,我能不能把这看做小黑子对我的关心呢?”紧接着,不等黑子说什么黄濑又接了下去,“小黑子不用担心的,我今天并不忙,只有一个片场,而且还是下午。”

   听闻,黑子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笑得一脸灿烂的黄濑,不慌不忙的补了一刀,“原来黄濑君这么啰嗦,我竟然是现在才知道呢。看来我应该告诉青峰君他们,让他们也注意一点。”

   “小黑子QAQ”看着黑子一脸纯良的模样,黄濑终于苦逼的发现,小黑子切开来都是黑的!

   “黄濑君,今天你能不能请假呢,……我想和黄濑君出去一下。”黑子刚刚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按理说,打乱了黄濑君的工作是他做得不对,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想让黄濑君轻轻松松地度过他的生日,这应该就是他的自私吧。

   就这样过了几秒,黄濑并没有做出回应。黑子有些担忧地望去,只见黄濑正一脸笑意地拨打着电话。

   “你好,是叶井小姐吗?……今天我要请假一天。问干什么去,当然是和小黑子约会啦。明天我会补上的,再见,亲爱的叶井小姐~”

   听着黄濑半正经半撒娇的对话,黑子有些无奈。走到黄濑身边说道“那么,黄濑君我们就走吧。”

   ※

   “小黑子,你累吗?”

   “小黑子,你要吃什么东西吗?”

   “小黑子……”

   一到大街上,黄濑就问三问四,金黄色的眼眸里尽是一片温柔。

   黑子刚想说什么,黄濑的眸子一亮,“小黑子,在这里等着我哦,我很快就回来。”说完,很快就涌入人群,随着人流消失在黑子眼里。

   黑子垂下眼帘,凭借着自己的低存在感,神不知鬼不觉,不受阻碍地走到了一个相对于街道来说,人流量比较少的地方。

不出十分钟,黄濑拿着一杯香草奶昔回来了。他一眼就能看到黑子站在哪里等他。待走到黑子身前,黄濑就把自己手中的奶昔递给了黑子。

   “出来的话,小黑子一定是要喝香草奶昔的。我可是既不愿小黑子走远路,又放心不下小黑子,只好赶回来了。”

   黑子轻咬着吸管,看着因冰冻后而结成的水珠顺着杯壁滑下,并没有急着做出任何表态。

   直至十几秒后,黑子才说出了感谢的话。并不是他不情愿或是害羞说出这样的话,只是他并没有想到黄濑君是为了这件事,为了这件在他看来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继续往前走吧。”

   “嗯。”

   ※

   已是夜晚,天空愈加深蓝了几分。璀璨的繁星零零散散地洒落在天空各处,明亮的月亮高挂在天空中,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美感。

   一片荒凉的草地上,黑子和黄濑相依而坐,这正是他们所要去的最终的地方。这里原来是一个公园,因时代久远,人逐渐来得越来越少,最后也逃不过被拆除。

   这里虽然荒凉,但黑子很喜欢独属于这片地方的宁静。每当情绪不稳定甚至快要失控的时候,黑子都会来到这儿,渐渐的,已成为了一种习惯。

   “黄濑君,希望你能认真的回答我的问题,今天你真的感到开心吗?”

   看着眼前一本正经的黑子,黄濑的嘴角慢慢上扬,“我真的感到很开心哦,小黑子。是发自内心开心。”

   看着对方的表情,直至知道是真的发自内心的,黑子才松了一口气。平常,黄濑君总是挂着一抹笑,但黑子明白,那并不是黄濑君内心真正的感情。看着那样的黄濑君,黑子感觉很累,很担心。

   “黄濑君,生日快乐!”黑子深吸一口气,把所有的情绪化为一句话说了出来,声音比平时大了许多。

   “看来我很幸运呢,收到了小黑子的生日祝福。”

   语毕,不等黑子说什么,便含住了对方的唇。黑子有些惊愕地看着黄濑,并没有阻止。

   黄濑一边吻着,一边看着对方温顺的神情,金黄色的眼眸温柔似水。

   能喜欢上黑子哲也一直都是黄濑凉太不会后悔的事。能遇见黑子哲也也是黄濑凉太的幸运。

   只是这样就好。

                                                                    ————End

【赤黑】夕日坂(短篇 BE)

※文题是一首歌的名字,【】里的话是歌词。

※文笔渣,求轻喷QAQ

※以下正文

【背着夕阳走在返家的路上  跟在你的后面一起走着  配合着较为高挺的你  一如往常的跨着较大的步伐】

黑子再次遇见赤司是工作以后的事了。高中的时候,还时不时联系,出来聚一次会,打一场篮球。到了大学,彼此都没了联系,无一不都忙着之后的事,慢慢融入社会。

毕业之后,黑子选择当了作家。因为文笔很好,写的文章走的又是清新路线,因此也出了不少部书,还算是小有名气。

每当写稿写到一半时,黑子时不时想起大家都在一起的事,总感觉仿佛就发生在昨天。那个时候,黑子都会停下思路,望着装有热咖啡的杯子里冒出的热气出神,那个人过得怎么样?

那天,万里无云,夕阳照着大地,留下一片金色。黑子去到离家不算太远的一个便利店里买一些信封,出便利店的时候,就看见了那个人站在商店旁。蔷薇红的发色因着阳光有些耀眼,反射到天蓝色的眸子里,生生的刺痛。眨了眨稍微不适的眼睛,黑子径直向对方走去。

“哲也,好久不见。”

熟悉的声音传来,虽然已知道来人,但一开始听到对方的声音时,黑子还是不由自主的睁大了双眸,身形有微微的颤抖。

“赤司君,好久不见。”待走到对方面前时,黑子才作出回应,微微颔首。

“哲也还是没变呢,和之前一样。硬要说的话,周身的气质变了许多呢,不过,性格还是一样没变吧。”

“倒是赤司君,变得更成熟了。”

“是吗?”赤司挑挑眉,这个说法他欣然接受了,“哲也不介意的话,和我一起走吧,我最近来到这边办事,就住在了这附近。说来,还真是巧呢。”

“是的。”看着已经迈出步子的男人,黑子也稍微迈大步伐跟了上去。

【你低落而消沉的说着「再一下就到了」   就头也不回的向我伸出了手】

【曾几何时  眼中只映出你的身影  只要有你相伴就能涌出笑容】

相处的时间总是短暂的,不出多久,就要到分岔口了。

黑子有些吃力的走着,袋子里的信封因这一系列动作,晃来晃去。黑子没注意的时候,走在前面的赤司已慢慢停下。就在黑子疑惑之际,赤司浅笑着向黑子伸出手。“再一下就到分岔口了。”

黑子看着对方伸出的手,微微笑了笑,反握了上去。

“可以的话,哲也也寄一封信给我吧。”

“诶?”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哲也是要寄给忠实读者的感谢信吧。这么说的话,我也是哲也的忠实读者呢。”

“赤司君能这么说我很荣幸。寄信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距离这么近,应该不用寄吧,写完了我可以拿给你的。”看着前面的人,黑子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了想,觉得无果,黑子干脆不再想。哪怕是过了几年没见,他还是看不透赤司君的心思。

“我不急,这点时间我还是等得起的。所以哲也还是以寄信的方式吧。”

“我知道了。”

两人牵着手相约走到分岔口,赤司轻轻松开了黑子的手。不能说是时间太快,而是路程太短,短得他想要好好温存这比他小一倍手的温暖都不行。

“哲也,再见。但愿明天还能相遇。”

“赤司君再见。”

黑子告别后,就转身回去了。余下,赤司直至看着黑子的背影越行越远,才转身走掉。

【我恋上了这份平淡的幸福  那样的时光  如今依旧令人感到温暖】

一连几天,黑子只要有事出去一趟,回来的时候总能碰见赤司。牵着手一起走到分岔口再相继离开。重复的动作两人都没有任何烦躁,不如说,两人都在无意识地珍惜着眼前。

对于这一系列的行为,黑子不可能不感到诧异。但是赤司既然没有解释黑子就不会多问,再者,他也已经习惯了这样。

但这一天,当黑子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他家门口的赤司。

“赤司君,你怎么在这里?”黑子问着,一边开门请赤司进来。

“我只是来哲也家吃晚餐的。不可以吗?”

“并不是。赤司君愿意可以随时来。”黑子嘴上应答着,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嘟囔了几句。

对于黑子表里不一的行为,赤司都看在眼里。他并没有生气,而是笑了笑。这样的哲也不是很可爱吗?想好好吃掉呢……

晚餐很快就就做好了。赤司和黑子相对而坐,一言不发的吃着晚餐。

率先吃完晚餐的赤司看着黑子吃完了晚餐才问:“哲也,等下你有什么事要做吗?”

“嗯……只是需要把还剩下几万字的文章写完。这个的话,并不需要多久。”黑子收拾着餐具,把它们都放到水槽里清洗。

“哲也,我来洗。你去写文章吧,不要太晚,这样对你身体不好。”

黑子看着眼前的人,犹豫了一下才答应。让客人来洗碗怎么说都不妥,但是看着对方毋庸置疑的神情,黑子也不得不妥协。

进到房间打开文档,黑子就进入了状态。只略微构思了一下就开始敲键盘,一行又一行的字从手里打出。

几万字对于黑子来说并不是难事,更何况是已经构思好了的,所以不到三个小时就被黑子马不停蹄地码完了。

点击发送邮件,关掉手提后,黑子就靠着椅背闭目养神。只休息了一下,黑子慢慢睁开眼睛,环视了周围一圈。

在看到那抹红色的身影时,黑子难免不感到吃惊。走到赤司身边,黑子尽量放低了声音,“赤司君?”

“啊!”只下一秒,黑子就被赤司拉到对方的腿上。天蓝色的眸子盯着对方似血一般的红眸,隐约有一些不愉快。“请问赤司君你在做什么?已经很晚了。”

赤司不怒反笑,答非所问。“哲也,已经写完了?”

“是的。还请赤司君放开我。”

“哲也其实是喜欢我的吧。”赤司看了黑子一眼,又继续说了下去,“我也是。不如说是爱呢。从一开始就已经是这样了。”

听着对方类似告白的话,黑子大脑有出现片刻的当机。是的,赤司君说的没错,他喜欢着赤司君。

“所以我和哲也来做点正事吧。”赤司说着,动手解开了对方上衣的领带。黑子虽然不会抵抗,但对于这种事他是第一次做,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紧张。“哲也,不要怕。”赤司的手慢慢滑入对方股间,也作势含住了对方的唇瓣……

屋外,灯光闪烁,灯火辉煌;屋内,灯光昏暗,一片旖旎。

【我恋上了这份平淡的幸福  那样的时光  能够一直持续着】

【无论何时眼中只映出你的身影  这份只为了你而绽放的笑容  却在时间的洪流中不被眷顾  你的手终究松开远去】

直至今日,黑子还认为之前发生的点点滴滴恍如梦境。明明是真实发生过的,明明是那么美好,却是离他那么遥远。那些记忆哪怕遭受时间的冲刷,哪怕不管怎么样都使他不能忘却,使他留恋。

站在墓碑前,望着满地他喜欢的木槿花,白色的木槿是那样白得刺眼。

两人相处的时间实在是太过短暂,过不了多久,赤司就要会京都了。

赤司回去的后两天,黑子也提笔完成了答应要给赤司的读者感谢信。把信封投到邮筒的时候,黑子着实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还有点不好意思。

过了几个星期,黑子便收到了一条赤司回的短讯。

哲也写的感谢信真是令我印象深刻呢。那么,哲也再见。

From:赤司君

看了这条短讯后,黑子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违和感,但却是没多大注意。他当赤司君只是去出差而已,然而心里的恐慌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越想越不对劲,几天后,黑子拨打了赤司的号码。“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冰冷的机械音不带一丝感情的一直重复着。也不知重复了多少遍,黑子才把通话给挂断。有些慌乱地拨打了赤司的管家的电话,接通后,得知的却是赤司君已经去世的消息。“啪”的一声,不是挂断通话的声音,而是手机落地的声音。

原来,当时的再见是再也不见的意思。

黑子什么都不去想了,只知道一定要去一趟京都。去到赤司家的住宅时,除了那天和黑子通话的管家在,就没有任何一个人。

管家看见来人便开了门,之后把病危通知书拿给了黑子。当看到“胃癌晚期”这四个字时,黑子只觉得快要不能呼吸了,哪怕是紧紧抓住领口也不能得到缓解。攥紧了手里的通知书,黑子向管家询问墓地所在地就马上打算离开。

只是到大门的时候,一直话不是很多的管家说了一句“少爷之前说过,让我们把那他的幕建在一个满是木槿的地方。他说,有人喜欢木槿。现在看来想必是您吧。”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黑子停下了脚步,过了许久,与平常一样的清润的声音传出。“是的。抱歉,我先走了。”……

回过神来,黑子走到赤司的墓碑前蹲下。轻抚着墓碑,刘海遮住了天蓝色的眼眸,看不出黑子此刻的神情。

“赤司君能知道我喜欢的花我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却高兴不起来呢。”似是想到了什么,黑子慢慢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墓碑。平时明亮的眼眸此时已变得灰暗,晶莹的泪珠顺着眼眶打转,硬是没滑落下来。清润的声音也染上了一丝哽咽,“呐,赤……征君,我也爱你。之前一直没有开口,可能现在已经晚了,但我爱你,直到永远。……征君,我会再来的。”

缓缓地站起身,黑子毫不犹豫地转身迈步走掉。只是那抹晶莹也在转身的那一刻顺着脸颊滑落,落在花瓣上,落在地上,再也不见踪影。

【背着夕阳带着长长的影子  如今剩我独自一人走上这条坡道  闭上双眼  寻找着某个人的身影  遇上的曾经的我自己】

从京都回来,走在那条道路上。黑子下意识地看着身侧却看不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慢慢地停下步伐,黑子苦笑了一下,夕阳下的身形微微颤抖,连同着影子也微微摇晃。

想要回想起那个人的身影,回想起他的和蔼与温柔,却是连同当时的情景也一起回想。

恐怕那份微小的幸福,那抹恬静的笑容也不复存在了吧。

苦笑着摇了摇头,黑子继续向前走去。

以往的回忆就让时间的洪流为之重刷吧,如果不能忘却,变得刻骨铭心也好。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