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黑】夕日坂(短篇 BE)

※文题是一首歌的名字,【】里的话是歌词。

※文笔渣,求轻喷QAQ

※以下正文

【背着夕阳走在返家的路上  跟在你的后面一起走着  配合着较为高挺的你  一如往常的跨着较大的步伐】

黑子再次遇见赤司是工作以后的事了。高中的时候,还时不时联系,出来聚一次会,打一场篮球。到了大学,彼此都没了联系,无一不都忙着之后的事,慢慢融入社会。

毕业之后,黑子选择当了作家。因为文笔很好,写的文章走的又是清新路线,因此也出了不少部书,还算是小有名气。

每当写稿写到一半时,黑子时不时想起大家都在一起的事,总感觉仿佛就发生在昨天。那个时候,黑子都会停下思路,望着装有热咖啡的杯子里冒出的热气出神,那个人过得怎么样?

那天,万里无云,夕阳照着大地,留下一片金色。黑子去到离家不算太远的一个便利店里买一些信封,出便利店的时候,就看见了那个人站在商店旁。蔷薇红的发色因着阳光有些耀眼,反射到天蓝色的眸子里,生生的刺痛。眨了眨稍微不适的眼睛,黑子径直向对方走去。

“哲也,好久不见。”

熟悉的声音传来,虽然已知道来人,但一开始听到对方的声音时,黑子还是不由自主的睁大了双眸,身形有微微的颤抖。

“赤司君,好久不见。”待走到对方面前时,黑子才作出回应,微微颔首。

“哲也还是没变呢,和之前一样。硬要说的话,周身的气质变了许多呢,不过,性格还是一样没变吧。”

“倒是赤司君,变得更成熟了。”

“是吗?”赤司挑挑眉,这个说法他欣然接受了,“哲也不介意的话,和我一起走吧,我最近来到这边办事,就住在了这附近。说来,还真是巧呢。”

“是的。”看着已经迈出步子的男人,黑子也稍微迈大步伐跟了上去。

【你低落而消沉的说着「再一下就到了」   就头也不回的向我伸出了手】

【曾几何时  眼中只映出你的身影  只要有你相伴就能涌出笑容】

相处的时间总是短暂的,不出多久,就要到分岔口了。

黑子有些吃力的走着,袋子里的信封因这一系列动作,晃来晃去。黑子没注意的时候,走在前面的赤司已慢慢停下。就在黑子疑惑之际,赤司浅笑着向黑子伸出手。“再一下就到分岔口了。”

黑子看着对方伸出的手,微微笑了笑,反握了上去。

“可以的话,哲也也寄一封信给我吧。”

“诶?”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哲也是要寄给忠实读者的感谢信吧。这么说的话,我也是哲也的忠实读者呢。”

“赤司君能这么说我很荣幸。寄信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距离这么近,应该不用寄吧,写完了我可以拿给你的。”看着前面的人,黑子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了想,觉得无果,黑子干脆不再想。哪怕是过了几年没见,他还是看不透赤司君的心思。

“我不急,这点时间我还是等得起的。所以哲也还是以寄信的方式吧。”

“我知道了。”

两人牵着手相约走到分岔口,赤司轻轻松开了黑子的手。不能说是时间太快,而是路程太短,短得他想要好好温存这比他小一倍手的温暖都不行。

“哲也,再见。但愿明天还能相遇。”

“赤司君再见。”

黑子告别后,就转身回去了。余下,赤司直至看着黑子的背影越行越远,才转身走掉。

【我恋上了这份平淡的幸福  那样的时光  如今依旧令人感到温暖】

一连几天,黑子只要有事出去一趟,回来的时候总能碰见赤司。牵着手一起走到分岔口再相继离开。重复的动作两人都没有任何烦躁,不如说,两人都在无意识地珍惜着眼前。

对于这一系列的行为,黑子不可能不感到诧异。但是赤司既然没有解释黑子就不会多问,再者,他也已经习惯了这样。

但这一天,当黑子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他家门口的赤司。

“赤司君,你怎么在这里?”黑子问着,一边开门请赤司进来。

“我只是来哲也家吃晚餐的。不可以吗?”

“并不是。赤司君愿意可以随时来。”黑子嘴上应答着,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嘟囔了几句。

对于黑子表里不一的行为,赤司都看在眼里。他并没有生气,而是笑了笑。这样的哲也不是很可爱吗?想好好吃掉呢……

晚餐很快就就做好了。赤司和黑子相对而坐,一言不发的吃着晚餐。

率先吃完晚餐的赤司看着黑子吃完了晚餐才问:“哲也,等下你有什么事要做吗?”

“嗯……只是需要把还剩下几万字的文章写完。这个的话,并不需要多久。”黑子收拾着餐具,把它们都放到水槽里清洗。

“哲也,我来洗。你去写文章吧,不要太晚,这样对你身体不好。”

黑子看着眼前的人,犹豫了一下才答应。让客人来洗碗怎么说都不妥,但是看着对方毋庸置疑的神情,黑子也不得不妥协。

进到房间打开文档,黑子就进入了状态。只略微构思了一下就开始敲键盘,一行又一行的字从手里打出。

几万字对于黑子来说并不是难事,更何况是已经构思好了的,所以不到三个小时就被黑子马不停蹄地码完了。

点击发送邮件,关掉手提后,黑子就靠着椅背闭目养神。只休息了一下,黑子慢慢睁开眼睛,环视了周围一圈。

在看到那抹红色的身影时,黑子难免不感到吃惊。走到赤司身边,黑子尽量放低了声音,“赤司君?”

“啊!”只下一秒,黑子就被赤司拉到对方的腿上。天蓝色的眸子盯着对方似血一般的红眸,隐约有一些不愉快。“请问赤司君你在做什么?已经很晚了。”

赤司不怒反笑,答非所问。“哲也,已经写完了?”

“是的。还请赤司君放开我。”

“哲也其实是喜欢我的吧。”赤司看了黑子一眼,又继续说了下去,“我也是。不如说是爱呢。从一开始就已经是这样了。”

听着对方类似告白的话,黑子大脑有出现片刻的当机。是的,赤司君说的没错,他喜欢着赤司君。

“所以我和哲也来做点正事吧。”赤司说着,动手解开了对方上衣的领带。黑子虽然不会抵抗,但对于这种事他是第一次做,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紧张。“哲也,不要怕。”赤司的手慢慢滑入对方股间,也作势含住了对方的唇瓣……

屋外,灯光闪烁,灯火辉煌;屋内,灯光昏暗,一片旖旎。

【我恋上了这份平淡的幸福  那样的时光  能够一直持续着】

【无论何时眼中只映出你的身影  这份只为了你而绽放的笑容  却在时间的洪流中不被眷顾  你的手终究松开远去】

直至今日,黑子还认为之前发生的点点滴滴恍如梦境。明明是真实发生过的,明明是那么美好,却是离他那么遥远。那些记忆哪怕遭受时间的冲刷,哪怕不管怎么样都使他不能忘却,使他留恋。

站在墓碑前,望着满地他喜欢的木槿花,白色的木槿是那样白得刺眼。

两人相处的时间实在是太过短暂,过不了多久,赤司就要会京都了。

赤司回去的后两天,黑子也提笔完成了答应要给赤司的读者感谢信。把信封投到邮筒的时候,黑子着实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还有点不好意思。

过了几个星期,黑子便收到了一条赤司回的短讯。

哲也写的感谢信真是令我印象深刻呢。那么,哲也再见。

From:赤司君

看了这条短讯后,黑子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违和感,但却是没多大注意。他当赤司君只是去出差而已,然而心里的恐慌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越想越不对劲,几天后,黑子拨打了赤司的号码。“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冰冷的机械音不带一丝感情的一直重复着。也不知重复了多少遍,黑子才把通话给挂断。有些慌乱地拨打了赤司的管家的电话,接通后,得知的却是赤司君已经去世的消息。“啪”的一声,不是挂断通话的声音,而是手机落地的声音。

原来,当时的再见是再也不见的意思。

黑子什么都不去想了,只知道一定要去一趟京都。去到赤司家的住宅时,除了那天和黑子通话的管家在,就没有任何一个人。

管家看见来人便开了门,之后把病危通知书拿给了黑子。当看到“胃癌晚期”这四个字时,黑子只觉得快要不能呼吸了,哪怕是紧紧抓住领口也不能得到缓解。攥紧了手里的通知书,黑子向管家询问墓地所在地就马上打算离开。

只是到大门的时候,一直话不是很多的管家说了一句“少爷之前说过,让我们把那他的幕建在一个满是木槿的地方。他说,有人喜欢木槿。现在看来想必是您吧。”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黑子停下了脚步,过了许久,与平常一样的清润的声音传出。“是的。抱歉,我先走了。”……

回过神来,黑子走到赤司的墓碑前蹲下。轻抚着墓碑,刘海遮住了天蓝色的眼眸,看不出黑子此刻的神情。

“赤司君能知道我喜欢的花我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却高兴不起来呢。”似是想到了什么,黑子慢慢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墓碑。平时明亮的眼眸此时已变得灰暗,晶莹的泪珠顺着眼眶打转,硬是没滑落下来。清润的声音也染上了一丝哽咽,“呐,赤……征君,我也爱你。之前一直没有开口,可能现在已经晚了,但我爱你,直到永远。……征君,我会再来的。”

缓缓地站起身,黑子毫不犹豫地转身迈步走掉。只是那抹晶莹也在转身的那一刻顺着脸颊滑落,落在花瓣上,落在地上,再也不见踪影。

【背着夕阳带着长长的影子  如今剩我独自一人走上这条坡道  闭上双眼  寻找着某个人的身影  遇上的曾经的我自己】

从京都回来,走在那条道路上。黑子下意识地看着身侧却看不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慢慢地停下步伐,黑子苦笑了一下,夕阳下的身形微微颤抖,连同着影子也微微摇晃。

想要回想起那个人的身影,回想起他的和蔼与温柔,却是连同当时的情景也一起回想。

恐怕那份微小的幸福,那抹恬静的笑容也不复存在了吧。

苦笑着摇了摇头,黑子继续向前走去。

以往的回忆就让时间的洪流为之重刷吧,如果不能忘却,变得刻骨铭心也好。

                                                              ————End

评论

热度(10)